您的位置:首页  »  处女委培生
那一年,LZ还是在那家制衣厂做行政。那一年广东的流动人口越来越少了,招工也越来越困难了,一般的车位还好。那些有技术,能看懂图样的技术车板工资是越开越高,人也越来越难找。跟公司的老总一商议,决定成立一个技术委培生的职务,就是从中专技校的服装专业招一批刚毕业的学生,直接自己内部培养。后面就慢慢的推向一些技术性的岗位。小琴就是第一批委培生中的一个。

  小琴是四川人,应该是祖籍四川。爸爸妈妈长年在广西打工,从小在广西长大,也就顺便报了广东的一家中专技校。刚好LZ去这家中专技校招聘委培生,模样俏丽,活泼大方的小琴在一群长得又黑又丑的广东女孩中脱颖而出跟着楼主进了工厂。

  跟着小琴一起进入委培计划里面一共有16个人,来自4所不同的学校。中专毕业小的刚过16岁,大的也不过18。16岁也就刚刚过用人标准线。既然是委培,又有差不多1年多的培养计划,那么思维敏捷,表达能力是重要的选人标准。其次,以后是做技术管理的,长得也自然不能见不得人。LZ选的16个人基本都是美女,活波大方。而来自四川的小琴更是里面最娇小可人的。关键是四川人基因,使得小琴皮肤特别白皙,个子也就差不多150CM多一点的样子,特别娇小可爱。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刚过16岁的样子,还没开始正式发育,胸前只是微微有一点坟起,多了几分可爱,却少了几分美感。

  刚出学校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在工厂附近也是人生地不熟。LZ招呼着帮忙安排住宿,带她们逛街买生活用品,顺便也安排和监督她们的培训任务,慢慢的就跟她们熟络起来。因为我管的比较多,生活,工作,学习全部管理,加上又比她们大了10多岁。她们亲切的叫我大叔。

  跟着一群小美女一起,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在小美女的唧唧咋咋中,日子过得特别的快。不知不觉她们到工厂差不多有2个多月了,培训也进行得很顺利。小美女们除了上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聊聊QQ,上上网。平时出逛街也都是三五成群的。LZ慢慢也就放松了对她们的管理。

  突然有个周末的早上,楼主被电话铃声吵醒。楼主一看,是小琴打来的:“大叔,我在XX医院,你能不能过来帮我。”小琴的声音显得是那么无助。

  我说:“好的,我马上来!”

  去了医院,我发现小琴躺在病床上,一个护士正帮小琴在挂吊瓶。性吧首发

  我说:“怎么啦?”

  小琴不说话,只是哭。

  傍边护士问我:“你是小琴的家属?”

  我说:“是的,我是他哥。”

  护士说:“哥?男朋友吧!这么点小的姑娘也不知道珍惜点。去把医药费交了。”说完递给我一份病历就走了,那眼神看着我像是看禽兽一样。

  我打开病历一看

  小琴,女,16岁。症状:初次性交,阴道口撕裂3.5公分,出血不止,出血过多晕倒。诊断:阴部缝合术,住院观察7天……我莫名一股心痛,抬头看着小琴,小琴不敢抬头看我,只是哭。

  我下去交了费用,顺便买了点吃的上来。回来的时候,小琴大概是哭累了,已经睡着了。看着小琴如花的脸庞和已经哭肿了眼睛,我轻轻叹了口气。

  我守护小琴打完吊瓶已经是中午了,我下去又买了点吃的上来。小琴已经醒了,呆呆的躺在床上,眼神里全是空洞。我把小琴的床头抬高说:“吃点东西吧?”小琴摇摇头,眼神还是那么空洞。我叹了口气,用勺子舀着沙县小吃里买来的混沌:“来,张嘴!”小琴别过头去,还是摇摇头。我有些恼火:“你再这样,我走了哈,不管你了。”小琴没有说话我又转到另外一边,把勺子送到小琴的嘴边。小琴这才慢慢的张开嘴。喂第二口的时候,小琴明显颤抖了一下,我关切的问:“怎么了?”小琴说:“烫!”我一愣,笑了:“不好意思,没有照顾过病人。”小琴嘀咕了一句:“笨大叔”
  后面我慢慢的吹着混沌,变凉了后才喂到小琴嘴里。吃完后小琴大概是累了又沉沉睡去了。我出去跟工厂打了个电话,没有说实际情况,就说有个委培生生病了,在住院我在照顾着,跟我和小琴请了个假。

  等我打完电话,天已经快黑了。我在外面吃了点东西顺便又带了点上来,叫醒小琴,喂她吃完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

  晚上护士查房,带过来一个毛巾,一个小盆,一瓶药水:“你是病人家属吧?用盆盛点热水过来,帮病人把下身擦洗一下。记得多洗几遍,小心缝合的伤口”说完,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这医院都是单人病房,当然费用也高)我有些尴尬,但是想想事急从权,出门打了点热水,把药水倒在盆里,并试了试温度。打湿了毛巾,并把他拧了半干。拧好后我站起来正好看见小琴看着我,脸通红通红的小声的说:“大叔,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说:“还是我来吧,伤口刚缝合,你最好别动,再说你也看不见,不方便。你不是喊我大叔嘛。大叔照顾侄女天经地义的。”说完,我不等小琴争辩,掀开她下身的被单。也许直接从手术室就抬到了病床上,小琴下身没有穿裤子。不知道动手术把毛毛刮了还是咋的,下面白白的一片,没有毛毛。一根导尿管插在小琴双腿之间的上方。我慢慢打开小琴的腿,露出了小琴的两腿之间的花瓣。小琴的逼是粉红粉红的,逼口连着两边的小阴唇都是粉红色十分的美丽。逼口有点小,依稀可以看见血丝,可惜逼口右下方一道狰狞的通红的伤口破坏了这小美逼的美丽。“真是个畜生啊!”我心里叹了口气。用毛巾慢慢的擦拭着小琴的逼,小琴明显有些紧张,小屁股一抖一抖的,美丽粉红的小阴唇随着抖动慢慢颤动,像只美丽的蝴蝶扑打着翅膀,擦着擦着我的鸡巴不知不觉的硬了……第二天,我跟小琴说我已经跟她请好假了,我一个大男人照顾她还是不方便,要不我调个她同学过来照顾她。小琴又哭了,她说不想她同学知道,她同学会笑话她的,就要我照顾她。没有办法,我只有坚持这个考验我意志力的工作。

  照顾小琴的同时,我悄悄的问了医生小琴的情况。医生开始对我很反感,后来我跟医生说明了情况,医生才告诉事情的原因。小琴属于天生阴道口比较小,而且处女膜又比较厚的那种类型。属于石女的一种,虽然不常见,但是也属于正常范围内。这个第一次性交,如果遇到男方是那种龟头比较粗的,而女方又比较小,比较紧张,没有做好充分前戏的,再加上动作粗暴,是会发生这种事情的。估计这个开始进入的时候,就有点撕裂。女方一紧张,男的又继续粗暴进入,就将阴道口越撕越大,造成了这次事件。我问小琴会怀孕不,医生告诉我不会,在执行缝合术的时候,就帮小琴冲洗过了阴道里面。看她这么小的年纪,在第一次口服药里面就配了口服避孕药了,双重保险是绝对不会的。

  小琴也告诉我了这个事情的经过,小琴喜欢玩一款叫劲舞团的游戏,玩了都一两年了,在里面认识了一个老公。老公是河南人,一样在广东的河源打工。昨天两人约见面,那男的估计拖到工厂关门的时候带着小琴在外面开了房。开始说不碰小琴的,小琴也不敢睡,一直聊天聊到凌晨3点。凌晨三点的时候突然很强硬的要上小琴。小琴跟那人认识了两年,也有感情,加上年纪小,力气也小。稀里糊涂的就让那男的半强硬的把裤子给脱光了。那男的也没有任何前戏强按张开小琴的腿就进入了。刚一进入,小琴就感觉下身撕裂似的疼,边哭边挣扎。小琴越挣扎,那男的就握着鸡巴对着小琴的逼口猛插。小琴感觉下面越来越疼,就放声大哭,那男的也感觉不对了,发现被单上面全是血,小琴下面的血也越流越多。小琴拼命的用纸巾擦但是越擦越多,根本止不住。两人弄到凌晨5点,小琴由于血流过多,晕了过去。那男的后来赶紧把小琴送到医院,在小琴做缝合手术的时候害怕小琴家里人找他算账,悄悄的走掉了。小琴缝合手术过后,感觉到很无助,就跟我打了电话……年轻恢复得就是快,到了第三天,小琴基本可以下地走路了,导尿管也抽了。我也不用全天的陪护,只是晚上过来。按道理小琴已经可以自己擦拭伤口,但是小琴却偏偏让我跟她擦拭,我也害怕小琴因为蹲下会撕裂伤口,只能继续担任着这痛苦也美丽的工作。

  七天后,小琴已经可以出院了。因为医生建议他全休一个月,为了方便她继续调养,我第一次用职权,悄悄的跟她开了个单人的管理宿舍,而且刚好在我宿舍傍边。因为那宿舍是个空房子,除了床什么都没有,我就让小琴住在我的宿舍里,我则搬了一套床上用品住到了隔壁。剩下的日子里,我除了定期帮小琴煲煲汤帮她调养一下身子,还是继续上我的班。其他的委培生问小琴到底怎么了,我也只是告诉她们小琴得了急性阑尾炎,刚动了手术,需要休息一个月才能上班。谎言大多是善意的,我只能帮助小琴掩饰,才能让她的成长中错误能够慢慢淡化,消除她心中的阴影。但是我平时去帮小琴煲汤的时候,却发现她眼神中的依赖越来越多。

  1个月后,小琴正常上班了,我也将那间宿舍退了,回到了我的宿舍里。日子也就慢慢的过去,只是偶尔我眼中还是会闪烁出那只粉红的蝴蝶……小琴上班后,明显没有以前那么乐观活波,话语明显少了。我很明显的能看到她眼中的忧郁。有些伤痛只能靠时间来治疗。

  过了一个月,小琴依旧是哪个样子,经常会发呆。发呆时候那空洞的眼神让人看了心疼,如同在医院看着她无助的样子……又过去了一个半月后,小琴依然无故,那灿烂的笑容再也不见了,我有些担心。年轻有活力,有激情,但是也偏激,容易自己走进死胡同,我有些不放心。一个周五下午我巡视车间的时候,路过小琴学习的车间,悄悄的告诉她,让她明天中午到我宿舍来找我,我给她做好吃的。性吧首发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市场买了菜,还买了一只鸡,做了几个好菜。中午小琴过来的时候,吃得很香,也有些开心,我依稀看见小琴初来的样子。吃完饭后,小琴帮我一起洗碗,擦桌子收拾完后。我搬来一张凳子让小琴坐下,我自己在她对面的床头坐下。

  我说:小琴,最近跟以前完全不同,想想以前快乐的你,多好。

  小琴没有做声,低下了头。

  我说:过去了事情就让她过去了,年轻谁没有犯过错,人还是要往前看,这样人生才会越来越美……小琴苦笑了一下:回不了头了,我已经这样了……我一阵生气大声说道:怎么样啦?你跟原来没什么不同?现在结婚的有几个是处女的,现在社会这么复杂,谁能保证第一个男朋友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小琴一愣又摇摇头:“可是我哪里有道疤,以后我的老公会看见,就会知道这件事,这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阴影……”

  我笑了笑:“谁说会留下疤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问了医生,跟你用的是羊肠线,微创缝合,以后疤会很淡的,再过个一两年都看不见了。”

  小琴又是一愣:“你骗我的,我不信。”

  我又笑了笑:“你自己可以看看啊!”

  小琴眼神又暗淡下去:“我想看的,但是我看不见。”

  我一想也是,伤口在那个地方的确看不见。突然我说:“你可以用手机拍下来再看啊。”

  小琴眼神一亮:“是啊!”然后径直去了厕所里面……过了大概10多分钟,小琴又郁闷的走了出来。性吧首发

  我问:“怎么了,看见没?”

  小琴点点头:“可以看见,但是光线太暗了,看得不清楚……自己拍还是不方便。”

  突然,小琴抬起头对我说:“大叔,你帮我拍,拍清楚一点。”

  我一愣:“不行,我怎么可以……”

  小琴:“你在医院都帮我擦过那么多次了,怎么不可以?”

  我坚持说:“那是你生病的时候,情况不同。”

  小琴:“反正都被你看过了,多看一次也没有影响。”

  我看着小琴期待的眼神,心一软:“好吧。”

  小琴脸上一阵高兴:“好,那赶快!”马上掀起她的短裙,利索的脱掉她的小内内,张开腿躺在了床上……小琴的逼上已经长出了十几根绒毛,不知道是挂掉后再长的,还是最近新长出来的。绒毛不是很黑,带着点黄色,只有那么十几根,但是摆在那里有一种别样的诱惑。绒毛下面就是小琴粉红粉红的逼了,一样的粉红蝴蝶在那里颤动着翅膀。翅膀中间就是逼口了,逼口很小,只有小指尖那么大,我好像看见了小琴的处女膜了,难道这不是处女膜?应该不是吧,都那样了还有处女膜,我想着……逼口下面就是那道伤疤了,经过快四个月的休养,那道疤痕已经很淡很淡,只有微微一条眼色深点的线。我用着颤抖的手拍了几张照片……小琴坐起,顾不上穿上衣服,急急忙忙看着我的手机:“是啊,好像是很淡的”小琴有了几分高兴。后来不知道又想起什么,眼神又暗淡下去了。

  我关切的问:“又怎么啦?”

  小琴说:“他说我不是正常的女人,是石女,不正常的,没有办法和男人做爱的,以后结婚别人跟我做过一次也不会要我的。我在医院问了医生的,医生也说我是石女,这伤口缝合得这么好,我不是以后……”

  我有点生气:“你还在跟他联系?”

  小琴说:“没有啦,后面上了就聊过一次,就把游戏账号删了,手机号也删了。那样不负责任男人我见了都恶心。”小琴大概又想起了这件事,眼神有些暗淡。

  我说:“别听他胡说,你是石女不错,但是还算比较正常,只是阴道口比较小而已。估计他也是个另类,属于男人里面龟头偏大的那种,你们本身就不合适的。以后你老公如果是那种尖尖的龟头,加上前戏如果做得充足,根本不会影响做爱的。”

  小琴听了有些高兴,突然又暗淡下来:“你是安慰我的,哪有龟头尖尖的男人,男人龟头不都是又圆又大的嘛?”

  我说:“真没骗你,尖尖龟头的人很多的……”

  小琴很坚持:“不,你一定安慰我的,没有……”性吧首发

  我叹了口气:“真不骗你,我就是这样的。”

  小琴眼神一亮:“真的,你给我看看。”说完就要拉我的裤子。

  我按着我的裤子说:“我说是就是,不能给你看。”

  小琴坚持说:“不给就是骗人的……”

  我无奈只有放开手,小琴马上褪下我的裤子,又利落的把我的内裤脱掉,露出了我早在内裤里蠢蠢欲动的鸡巴。小琴很好奇的用手握着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在小琴手上顿时变大变硬,傲然而立……小琴哭了:“大叔,你还是骗人,你的龟头是尖尖的没错,但是这么粗,这么长,我的洞洞那么小,这么可能放得进去,我是不正常的女人……”

  我叹了口气:“你的洞洞是有伸缩性的,放得进去的。”

  小琴马上又在床上躺下,张开双腿,一脸倔强的看着我:“那你放进去我看看?”

  我看着她双腿间粉红的小蝴蝶,一种欲望从心底而生,我压抑不住自己心底的欲望。心想,这姑娘不跟她来一次,不让她彻底放心,不知道要在死胡同里面钻多久。反正她也不是处女了,也不多这一次挨操。我心里为自己找着借口,手已经脱掉自己的裤子和衣服……我俯下身去,嘴巴亲上了小琴逼上的小绒毛……小琴:“大叔,好痒啊,你不放进去,你干嘛啊。”

  我强忍着心中的浴火,低吼了声:“别吵,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不充分做好前戏,还是很难进去的……说完,我的嘴巴亲上了少女逼上的花瓣,那是怎样的一种粉嫩,软软的,薄薄的两片,并且带着一股少女的清香……小琴的屁股不住的扭动,呻吟着:”大叔,我好痒……“我将舌尖慢慢伸向了花瓣之间的逼口中,逼口很紧,堵着我的舌尖不让我进去。我将舌尖卷一团,用力往里伸着,终于舌尖进入了大半,我一前一后伸缩着舌头在小琴的嫩逼中抽动着,小琴屁股也开始不再左右扭动,开始往我嘴里迎合……啊……啊……啊……伴着小琴小声的娇叫,我嘴里的水越来越多,我分不清是自己的口水,还是小琴逼里的淫水。只是用力的伸缩着我的舌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突然小琴的屁股一阵抖动,一大股淫水涌入了我的嘴里。

  我感觉差不多了,我跪在小琴的双腿之间,用手扶着自己坚硬如铁的鸡巴,慢慢往小琴的逼口里送……啊……真的是太紧了,龟头才进去一半就被紧紧的卡住,里面也好像有一层阻碍挡着鸡巴的进入。

  我紧张的看了看小琴,问道:”疼不?“

  小琴摇摇头:”不疼!“

  我抚摸着小琴的小小的屁股,慢慢的让她放松,我感觉我的龟头握力慢慢变松的时候,突然一发力鸡巴往里面一挤。顿时感觉鸡巴像戳破了什么的一样,进去了大半……”啊……疼……大叔,你快拿出来,你快把你的鸡巴拿出来,又要裂了“小琴大叫着。

  我低下头一看,我的鸡巴进去了一半,小琴的逼口紧紧把我的鸡巴的中部卡住。嫩嫩粉粉的逼口被撑着可以看见血管,但是好像没有要撕裂的迹象。哎!小琴还是太紧张了。

  我解开小琴上衣的扣子,掀到了两边。发现小琴里面居然没穿内衣,只穿着一件小可爱束身衣。我将束身衣推向上面,露出了小琴可爱的小奶子。小琴的奶子的确不大,估计只有A杯的样子,由于没有了束身衣的束缚,看上去还是比平时要大一些。奶子小,奶头却不小,像一颗红枣挺立在奶子上。我低下头,含着那颗大奶头慢慢吸着……啊……啊……啊……小琴开始不叫疼了,低声的呻吟又慢慢开始了。当我感觉鸡巴上束缚慢慢的放松的时候,开始慢慢的抽动着我的鸡巴。慢慢的抽动,慢慢的深入,当我的龟头顶到一处软软的所在的时候,小琴的呻吟声开始大了起来。性吧首发

  小琴的逼的确太紧了,逼口像条橡皮一样紧紧的箍着我的鸡巴,逼的里面也很紧但是不深。当我的龟头顶到她的花心的时候,还有五分之一在外面,也许是由于小琴个子娇小的原因吧。因为每次我都可以顶到小琴的花心,所以小琴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当我第三次感觉到小琴的花心喷出热流的时候,我忍不住了,加快了抽动的频率。啊……终于我的热流和小琴热流在小琴的花心上相遇……我们躺了一会,各自起来清理自己的下身。

  ”大叔,你看,呜呜,我下面又流血了。“小琴说到,有点快哭了一样。

  我打开小琴双腿,不知道是刚被我日过的原因,小琴的逼口虽然看上去仍然很小,但是比以前大了一些。原来逼口里面有层肉膜的地方好像有了道开口。肉膜上有着几条血丝顺着我的精液和淫水往外流着。我一愣,难道……我把小琴的逼又拍了一张照,递给小琴看:”小琴你看,没事,没裂呢,那血估计是里面有点磨破了吧,一点点没事的。“小琴看着手机:”恩,是没事。啊,大叔,你看我的洞洞好像比以前大了很多了。“因为前面拍的照也在里面,对比起来很明显,我一对比发现的确大了很多。突然我发现两张照片可以明显看见里面的肉膜,前面拍的那张肉膜上只有很小的几个孔洞。后面这张肉膜上却有一条很大的裂痕……我急忙问道:”小琴,你撕裂的那次,那个的鸡巴有没有进入你的逼里面去,想我这次日你一样?

  小琴歪着脑袋想了会:“笨大叔,肯定没有了,就在那个口口哪里挡住了,进不去,口口才会撕裂的。”

  我又一阵呆滞,难道……难道……小琴的处女膜是我的鸡巴插破了,是我破了小琴的处女之身……啪啪,小琴在我身上拍了两下:“大叔,发什么呆呢?我发现我的口口还是很小,还是不大正常。明天我们试试你不帮我添我的逼,你的鸡巴能不能插进去好不好?我看我正常了没有。”

  我还是在刚刚那个问题之中,没有听清楚话就下意识的点点了头。

  “好耶!”在小琴的声音我才反应过来。哎,反正也都这样了,也不多这一次两次吧。看着小琴,我心里有种愧疚……,不过还是不忘了提醒小琴:“记得买药吃,你年纪还小……”

  小琴摆摆手:“你真啰嗦啊,大叔,知道了,毓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