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好一派妖怪的风月无边
且说杭州府有个不第的秀才,唤作许仙的,虽说琴棋书画俱是通达,可却接连几次会试不中,心思也渐渐淡了,家中只有数亩薄田,税赋又重,就将与家里老仆照管。

  他自幼父母双亡,只有个母舅李发三在杭州城南门内里开了生熟药铺子过活。

  正好铺子里缺个能写会算的帐房,他便投奔母舅,在城里安顿下来,一边写写算算一边向坐堂的老先生学医。

  这日(台北情色网757H)正是春分,端的是风和日(台北情色网757H)丽,芳草萋萋,许仙在铺子里坐的气苦,不住的向外伸头探脑,路上的女子多是青衣黑裳的仆妇之流,虽是面目粗陋,可春衣单薄,江南女子身才娇好,背面看去蜂腰肥臀,也让许仙着实过了把隐。

  “许仙那,这是城外柳荫庄萧员外要的老参,店里没人手了,你去跑一趟啊”“是,东家”许仙暗自思衬,正好出去走走,差点辜负了这大好春光。

  办完了事,出庄便是西湖,正是水色潋滟的时节,一眼望去是正在慢慢抽芽的荷叶,山光湖色实在是令人陶醉。

  “这位公子……请问可是南门内李家药铺的先生?”许仙只听的身后不远处有人在问,回头一看,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只见一个素衣女郎俏令令的站在一旁,后边好象还有个青衣的丫鬟。

  那女郎体态妖娆,眉若春山,眼含秋波,一只手举着把素面阳伞,想是走的久了,脸色红润。清风起出,一阵阵幽香扑面而来。

  许仙痴痴的看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啊,我是,您有何事?”那女郎看他木呆呆的样子,莞尔一笑,“请问先生,铺子里的人参养荣丸今年可有新制?大约何时才能发卖啊?”“哦,那个啊,总要清明前后投料,发卖要到小满了啊。”原来这人参养荣丸乃是家传的秘方所制,温补强身,端得厉害,在杭州城里大大的有名。

  “哦,那就谢谢先生了”说着那女郎就道了万福。

  许仙急忙回礼“晚生不敢。”堪堪说着话,西边忽然有乌云卷至,一时间竟绵绵密密的下起雨来。

  “先生,妾身蜗居不远,且请移步,避避雨先”“这个……”许仙自沉吟间,雨又急了起来。

  “先生,事急从全,不要拘泥了”语声清脆,正是那半晌无话的小丫鬟。

  “也罢,去吧”,堪堪走了一阵,来到一处青瓦白墙的小院前,进了院子,满眼的是奇花异草,再进去是两进的屋舍,许仙被让进正厅。

  “先生,请宽了外袍,晾一下吧”许仙依言宽了外衣,刚刚落座,丫鬟便奉上茶来,然后在一旁支起小桌,把许仙的外衣熨将起来。这时,那女郎更衣出来,也落座攀谈起来。

  那女郎自称姓白,去年丧夫,不见容于婆婆,只好自己出来居住,只有个陪嫁的丫鬟小青做伴,说到冷夜孤灯的凄楚之处,不禁眼圈也红了。那许仙见一个娇娇怯怯的美女作陪,骨头都酥了,全部心神都在那玉人身上,听到动情之处,情不能己,不觉伸手过去将那春笋握住,以示安慰,一时间只觉的触手之处冰凉柔腻,不由的痴了。

  此时,白娘子面上一红,轻咳一声,将手慢慢抽回,小青却在一旁“扑哧”一笑,许仙大窘,满面通红,急忙起身行礼“晚生失礼,唐突了娘子,万望恕罪。”“哪里,只怕贱妾污躯辱没了先生。”“不敢,不敢”许仙听出那白娘子语中没有怪罪之意,心下大喜,面上只是鞠躬如也。

  此时已近天黑,可雨还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许仙向屋外望去,不由的面起忧色。白娘子见状,便道“雨湿路滑,先生若不嫌舍下粗陋,但宿一夜无妨。”说着,不知想起了什么,满脸娇羞。

  许仙抬眼望去,但见她云髻高耸,低头无语,脖颈间雪腻的肌肤莹白发亮,透过鬓发只见到秀美微红的耳轮和侧脸,不由的痴了,说不成句子,只是恩恩连声,只道那太过麻烦了。白娘子见他如此,微微的笑了,就道先生少待,待奴家准备晚膳。便起身离去。

  小青在旁忙着续茶,又奉上些糖果小食,说:“这都是我家娘子亲手所制,请先生尝尝”。果然,那松子糖,玫瑰糖入口即化,齿颊留香,许仙不禁大赞起来,小青便问“不知这还能与先生家中的相比吗?”许仙便失笑:“晚生并未成家,只是寄人篱下而已,家中何曾制过糖食。”说着,心下便一阵怅然。

  “先生如此人才,是不愁良配啊”“唉,若要及的你家娘子之万一就好了。”“那……我问问我家娘子去”,说着就跑了,许仙大急“唉呀,你……”一阵间,白娘子和小青将晚饭铺将出来,虽只几味小菜,可均是色味俱佳,许仙不禁食指大动,边吃边赞,虽是如此,可不知小青同白娘子讲了什么,心下不免有些惴惴然,可见到白娘子面色如常,一颗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掌灯以后,不觉饭尽,小青执了碗筷,自去厨下洗濯,许仙一边吃茶一边和白娘子闲聊,说着说着,胆子大了起来,就说:“白姐姐,小生虽则清贫,但舍下还有几亩薄田糊口,也还算是家世清白,姐姐如果愿意,不如就成全了小弟如何?”白娘子闻言大羞,只道“贱妾残花败柳之身,如何能污了先生的清白呢?”许仙趋步向前,做势要跪,“但请姐姐可怜。”白娘子急忙扶住,“这如何使得,真真是折杀奴家了”许仙就势抱住“那姐姐就是答应弟弟了”白娘子低头说“只要先生不嫌弃,贱妾怎敢辜负如此美意……”说到后来,满面羞红,声音已是几不可闻。

  许仙大喜,紧紧抱住白娘子,直是满怀的软玉温香,不由得色心大起,便向她面上香去,那妇人半推半就之间,两个人亲在一起。许仙只觉的嘴唇到处俱是冰凉滑腻的肌肤,扑鼻是妇人身上淡淡的馨香,真是心旷神怡,一时间触到白娘子的嘴唇,正是温软湿嫩,正在消魂之际,一只嫩舌缓缓划来,却正是那妇人的丁香,许仙急忙噙住,两只手也开始大胆的上下摸索,只觉的那妇人各处曲线柔滑真个令人消魂,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的旁边“咭”的一声轻笑,原是小青拾执已毕,来到身边,两人急忙分开,面色通红,小青奉上茶来,便道“恭喜娘子,恭喜相公。天色不早,便请歇息吧”。

  小子陋作,得诸位赏识,惶恐惶恐,以前看书,只是心急作者太慢,临到自己,才知努文出来实在是难,对那些高产的作者实在佩服的紧。有道是:妓女接客不靠灵感,作家写文不靠灵感。嘿嘿,虽是戏言,小子深以为是。

  哀求一句:迷男大大,您的诛邪,还是出了吧。小弟叩首先。

  两人听得小青此言,心下具是一喜,许仙便趋前搂住白娘子“还请姐姐带路……”,两人便相拥着进了后面的卧房。只见当地一张四木立柱的大床,挂的是淡青色的细纱帐子,铺的是一色的丝褥丝被,顶头是几个大小抱枕,床边是立镜的梳妆台,地上是备好了丝巾澡豆热水的木盆,“小青还真是周到呀……”正说着,白娘子要许仙在床边坐下,宽了鞋袜中衣,便为他擦拭起来,“这可真是麻烦姐姐了”许仙也不十分推辞,便着实享受起来,两手却还在妇人身上活动。

  过了一阵,那妇人的头上就有些汗,许仙便道:“我也给姐姐擦擦吧……”说着就拧了手巾,捧了那妇人的脸,慢慢的擦了白娘子额头的汗,只见她眉未画已翠,唇不点正红,端端一张鹅蛋脸,皮肤细腻的正是吹得弹破,不禁痴了。

  那妇人见许仙捧了自己的脸,定定的看着,面上不觉一红,只听那许仙说道:“小生何德何能,有天仙样的姐姐不弃相伴,就是立时死了,也是值得。”妇人心下一甜,忙握了他嘴:“再别说这不吉利的话,只要相公将来不要嫌弃。”“小生若辜负娘子美意,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话音未了,双唇已被娘子捂住。

  “娘子,让我替你宽衣吧……”许仙伸手过去,帮她将外衣褪去,再去了中衣,只剩的个鹅黄的肚兜,那妇人肤光如玉,双乳在衣下突突的乱颤,几欲裂衣而出,直把个许仙看的目眩神迷,两手在那雪白丰盈的臂膊上摩搓再三,恨不能一口咬了直吞下去。那白娘子见他如此,不禁失笑“别混闹了,还是让我来吧”便解了罗裙,只着月白的小裤,涮了手巾,上来要褪许仙的底衣,许仙大窘“这可怎么使得……”“相公,别见外了啊”,去了小衣,一股男子气息便溢将出来,黑丛丛的毛发中,那阳物早已挺然欲扑了。

  妇人轻轻一笑,“相公,你的小相公可真是……”脸上一红,就用了丝巾为他细细擦拭。可怜那许仙本是童男,何曾见过如此风月阵仗,早已是遍体酥麻,但由他人摆布了,过了忽会,只觉的下身清爽了许多,正待长舒一气,又忽的一疼,低头一看,原是白娘子捧着那昂头昂脑的小相公正在擦拭,此时刚翻了包皮,轻轻拭去里面的白垢,白娘子见他疼的一缩,小相公也慢慢软了,急忙停下,就问“相公还没近过女色?”“啊,那个,小生虽有些薄蓄,却不曾虚掷在青楼。”许仙正说着,只觉的腿上一凉,原来那妇人竟落下泪来“公子原来如此清白做人,贱妾只有来生为报了。”“啊,姐姐姿容如天人一般,到是小生高攀了。姐姐你擦的我好舒服啊,再接着来吧……”白娘子破涕微笑“姐姐一定让你舒服。”说着就一口噙了小相公,着实含弄起来。

  “姐姐,那里脏啊……”“不是刚刚擦了……”许仙只觉的阳物进了个温软湿滑的地方,一条软软的东西围着龟头不断的拨弄,裆下的肾囊被那妇人包在掌心,柔柔滑滑的指头在不停的弹弄揉捏,美人的鼻息吹的毛发丝丝作痒,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脚底一路直升头顶,阳物着实弹跳了几下,“嗳呀”一声,便要射了,那妇人一手捋着那阳物的根部,樱唇便只含住龟头,在龟棱处套弄,香舌只在马眼处钻弄,一忽会,许仙的阳精就大泻出来,她都用嘴接了,一滴未漏,随接随咽,然后又将许仙的阳物舔弄干(台北情色网757H)净,方放了手,从旁取了茶盏净了口。

  许仙见她媚眼如丝,面色红润,淫靡的气息扑面袭来,忙揽了美人在怀,细细抚弄起来。

  “姐姐,刚刚真是好舒服啊,可真真是委屈了姐姐。”“那有什么,你这是童男子的初精,大补的很,说起来还是我的便宜多些呢……”许仙再不答话,一手环了娘子,只是在妇人的胸颈处喘息亲弄,另一手却直探进娘子的亵裤里去,触手所在丰润滑腻,再向里,却是毛茸茸的。

  “咦,姐姐那里也有毛?让小弟瞧瞧……”边说边硬褪了亵裤,向那私秘处探过头去。

  那妇人也不十分推拒,只是笑道:“你也给姐姐擦擦……”“这个自然……”那许仙将美人捧在床边,取了丝巾,分开她丰润艳白的大腿,方作摸作样的在腿间擦了几把。

  “姐姐那个,也让我仔细瞧瞧……”但见她腰线柔长,小腹滑润,到底是一丛微微发赭的毛发,却也不十分浓密,下处便是粉红娇俏的花瓣,正颤颤的抖动,一颗红红的肉珠吊在上方,早已濡湿的晶莹了。

  许仙看的情浓之际,顾不得许多,就直伏下身,一口噙了淫珠仔细咂摸起来,妇人只是情急:“使不得啊……”两腿却紧紧夹住许仙的脖颈,小腹酥麻一时动弹不得,许仙被夹的向前一冲,脸面直贴了过去,知是妇人喜欢,便沿着花瓣大舔起来,那白娘子旷的久了,何曾受的起这个,哆嗦了一阵就丢了,许仙望着娘子丰润的小腹,鼻尖在毛发处挺动,一只舌正舔的有趣,忽觉的妇人全身乏力,双腿松开,一股浓腻的浆水从花瓣中溢出,到了嘴里是酸酸的有些膻腥,一个来不及就“咕嘟”咽了,方想起这大概是妇人的阴精,再不犹豫,也学那人的样都接了咽下,只觉的胸腹间凉凉的甚是舒服。

  白娘子挣起身子,一把抱住许仙,只是流泪。

  “贱妾残花败柳的污浊身子怎当的起相公如此抬爱……”“姐姐吃得,小弟自然也吃得,胸口凉凉的很舒服啊,以后还是要吃,吃姐姐一回,姐姐哭一回,哪来这许多眼泪?不成姐姐真是水作的身子?”说着将又立起来的小相公塞进娘子手里,“姐姐,再来一次吧……”白娘子方才回过神来,“这次不用手了,姐姐教你真正的舒服所在……”许仙却怪道“什么叫更舒服的?刚刚姐姐给我做的不是吗?”白娘子一笑“好相公,把你的硬硬的小相公放进妾身的阴中抽插才是真正的周公大礼呀……”说着,白娘子就解了兜肚,翻身跨在许仙身上,一手搂住许仙脖颈,一手扶住小相公,慢慢的坐下,竟将那话儿生生吞进阴中……许仙只觉的两团软软的的物事贴在胸前摩娑,正说不出的滑腻消魂之际,一只玉手把住阳物,那物件便慢慢进了一处温软湿腻所在,起始的包皮一翻,刚刚略有些疼,就觉的四周的软肉层峦叠嶂,不断起伏着从龟棱处刮过,沿着茎身直裹了下去,好象有无数的小手围着拨弄,把个许仙直美到了天上去,此时,那妇人伏在许仙耳畔,吞吐娇舌舔弄着许仙的耳垂,吐气如兰“你且前后抽弄些,那才美呢……”许仙依言将美人放在床边,自己立着,扶住柳腰,便耸动起来,只觉的那话儿进出之时周围紧窄滑腻,娘子的花蜜越来越多,直烫在龟头上煞是爽利……,那妇人扳了许仙的手臂,双腿环在他腰上,口中只是“快些,深些……”之语,许仙得令,愈发的奉承,正用力之时,那龟头直冲深处,却忽的点到了里面一个颤巍巍娇俏俏的东西,那娘子“哎呀”一声倒吸了口气,小腹一阵的哆嗦,许仙不知就里,唬的停下,就问“姐姐,如何了?”白娘子死死抓住许仙“你顶到我的花心子了……,快,再来……呦啊”竟再不能出声,只是娇喘连连……许仙方知是那妇人是舒爽极了,抬头望去对面是如丝媚眼,晕红的面颊,两只肥白丰腻的玉峰突突的乱颤,粉嫩细致的乳头也涨了起来,更显得玲珑剔透娇艳无比。许仙抬起那人的玉腿撂在肩上,身子直压了下去,一下一下的并不很快,却次次点在那幽深处的嫩花心儿上,那花心子软中有硬,压下又弹上,舌头尖儿似的拨弄回来,极有趣味,逗弄的许仙心痒痒的,憋着气只是抽添的越发用力起来……那妇人只觉身子随着许仙的动作前后摆荡,飘飘扬扬,整个人似欲随风而去了。下边花径被一条粗硬滚烫的物事塞得再无空隙,进进出出快顶到了心口,一阵阵酥麻从花芯子里直窜上来,到了嗓子眼却又说不得话发不得声,喉中嗬嗬就是呼不出气来,那阵酥麻又打个转身,直电的两脚麻痒难当再无撂处,只勾着许仙的脖子并不放松,好容易才挣出句话来“好厉害的弟弟,姐姐要丢……”说着就全身绷紧一阵哆嗦,花心里积攒多时的阴精滚滚而出,三魂七魄直飞了天上云间。

  许仙还未明白那妇人说了什么,就觉的妇人花径里面的肉儿忽然抽搐紧绷的围锁上来,直把阳物勒的不能动弹,接着一股粘腻腻,油淋淋的花浆淋漓滚烫的浇在龟头上,自己一个把稳不住阳物一跳一跳的也直喷了出去。两人相拥对注,已是骨肉如泥般滚做一处,再不闻语声,满屋子是细细的喘息鼻哼,说不出的淫糜浓艳。

  良久,两人才回过神来,只抱在一处拥吻舔弄不住,“姐姐,你可舒坦么?

  小弟我是头一次爽的好象死过一回了,真真是亏了姐姐教我,我现在才享受到,真是白过十九年哩……“那妇人并不答话,只是如小猫般绻在许仙怀里,两手却不老实,在那书生胸上慢慢的画字。

  许仙低头看去,那白娘子一头乌亮柔滑的青丝拱在怀里,春葱也似的指头划的胸口麻酥酥的,一时间万种柔情千层蜜意从胸腹间直涌上来,双手捧着女人的纤背嫩臀,轻轻吻住雪白光洁的额头,喃喃自语“姐姐对我如此情深义重,粉身碎骨再不能报的,但愿姐姐长命百岁,小弟能日(台北情色网757H)日(台北情色网757H)夜夜伴在姐姐身旁伺候姐姐……”白娘子闻的此言,感慨万千,两眼定定望住许仙,脸上的轻怜蜜意尽皆表现出来。此时此刻,二人心意相通,纵有千言万语都化作无尽的眼波流淌出来……不多时,灯花已爆,二人倦极,方相拥着沉沉睡去。正道是:一夜雨狂云哄,浓兴不知宵永。露滴牡丹心,骨节酥熔难动。情重情重,都向华胥一梦。